wrapper

宗喀巴大師曾提出四個問題:該不該學法?能不能學法?何時學法?現在就要學法嗎?這四個問題都是以「前後世存在」為前提,而問題裡所說的「法」,就是「三士道」。

該不該學法呢?如果你回答「該學」,接下來該問的第二個問題是「能不能學?」。如果這個法是你再怎麼學也學不來的法,學了也沒有用,因為無論多努力也不會有成果。但如果回答是「能學」,那是要在輪迴中的何時學?是在生為人的時候學,還是要在生為畜牲之時學?是今生就學,還是要等來生?如果你回答「今生學」,那是在今生的何時?如果你回答「在今生未死之前」,那是在今生未死之前的何時呢?等到老的時候再開始嗎?

我的姐姐對佛法蠻有信心,從以前就一直聽她說想要學佛。我跟她說:「那就來學吧!」她說:「現在孩子還小,生活還很辛苦,等孩子大了之後再學。」等孩子都長大了,我說:「現在可以開始學了。」姐姐說:「還不行,孩子都還沒結婚,所以我還沒辦法下決心學佛。等孩子都結婚了,我就要學佛。」我想,等到孩子都結了婚,我再問她同樣的問題,她可能會回答我:「要幫忙帶孫子,現在還沒辦法學。」而人生就在種種託辭中漸漸走向終點。

面對「何時開始學佛」這個問題,大部份人的回答都是:「現在沒有空。」那麼,你覺得自己何時才會有空?等到自己什麼事都做不了,別人也都不再圍繞著你的時候嗎?當我們變成很老的老人時,大概就是這副光景吧!那時,雖然偶爾會有人來看你,但是看一下就走了,不會跟你長時間相處。那時,你整天沒事,也沒什麼訪客,雖然很有空,但人生也差不多要結束了,眼睛看不清楚、又重聽,記憶力也不行,雖然想學卻也學不了。所以,想想看,這應該要學的法,要在今生的什麼時候開始學呢?人生已經過了三、四十年,在今生結束前,你打算在何時開始呢?

人生已經過了三、四十年,在今生結束前,你打算在何時開始呢?

以上這些話,是站在非常公正客觀的立場,建議大家善加思惟、謹慎抉擇;而以下這些話,則是站在非常認同佛法的立場(所以並沒有那麼客觀),對有心學佛的人提出的一些建議。

若想要質量精純地學法,就一定要去觀擇;要觀擇,就必須投入更多的時間去學習,才能培養出觀擇的能力。但是,對於一個基本上已對佛法有信心、但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學習的人而言,如果要求他「一定要去觀擇」的話,有可能使得他既喪失原有的信心,又因為時間不夠而無法透過觀擇產生定解,反而成了對佛法完全沒有信心的人。

之前所運用的觀擇方式,是利根者產生信心的方法。如果利根者的方法我們用不上,卻也把鈍根者產生信心的方法捨棄不用,因此變得兩頭空,將會是很大的損失。

西藏有個諺語故事,從前有個平民,他想要模仿貴族們行住坐臥的威儀,但最後沒有學成功,反而成了四不像。他很懊惱地說:「貴族的方式我沒學會,但本來會的也都忘光了。現在,我只能學狗用四隻腳走路了。」如果不小心,我們也可能遇到同樣的窘境。

課後作業:思惟「前後世是否存在」

這次課程結束後,到下次課程開始之間,大概會有四、五個月的空檔,我想給大家的作業是:思惟「前後世是否存在」。至於「業果之理是否為真」,必須在前後世這個命題討論完之後才能談,而且也必須用思惟的方式去探究。

一個沒有去研究真相的人,討論「業果之理」時,可能會直接回答:「業果之理是真的,因為是佛陀講的」。如果你這樣答,那我會繼續問你:「為什麼佛陀說的就是真的?」也許你會回答:「佛陀不可能說謊」。我會再繼續問你:「你是如何判斷佛不會說謊?」而且,就算佛陀真的沒說謊,但並不表示他說的就是事實。因為所謂的「說謊」指的是心裡想的跟嘴上說的不一樣,所以,也許佛陀心裡的確認為業果之理是真的,但是,你如何確定佛陀心裡想的沒有錯呢?以上這些問題,都是應該要去研究的。

…出自:《四聖諦第一回》第十講 2007.12.18

悲桑格西法語

智慧小語

現在被我們視為快樂的,其實都摻雜了不快樂的元素。同樣的事情做愈久、愈長,竟然愈不快樂,表示這種快樂不是真的....(閱讀更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