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apper

問:每天作功課常為了趕進度,都只是嘴巴唸唸,內心沒辦法真正思維,唸誦的誓言戒條,我並不真正瞭解它的內涵,因此很容易破戒。請問該怎麼辦?

答:這個問題似乎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來談。

(一)如何持守誓言戒

關於持守誓言戒,首先,即便無法做到完全不犯細分的惡行,但至少一定要知道「根本墮」是什麼。在座可能很多人都受了菩薩戒,若清楚菩薩戒的根本墮是什麼,你會知道,在這十八根本墮中,除了兩條(1),其他的,只要在知道自己犯的同時,心裡馬上想:「啊,我犯了根本墮,我錯了!」就不構成犯根本墮。

知道自己犯了根本墮,只要沒有想著:「沒關係,我這樣做是對的!」而是馬上後悔、生起慚愧、見到犯戒的過患,就不算真正犯了根本墮。由此可知,先了解什麼根本墮、怎樣才算是犯,對自己是很有幫助的,所以一定要先去了解。

所以,如果你沒有辦法每日課頌根本戒,至少要先知道什麼是根本墮。而後,在這些戒條裡,對於比較容易犯的那些,偶爾提醒自己一下就可以了,不一定非要正襟危坐地唸,利用平常坐車、走路、工作不忙的時間這樣做也是可以的。

(二)如何做好日常課誦

至於課誦太多而做不完的問題,若是沒有受過教育,對課誦經文的內容一點都不了解,對於這樣的人,多做課誦是好事;但若是概略知道經文內涵的人,與其唸很多而不思惟,不如唸少一點但略作思惟。就算能唸的時間很少,若能在唸誦同時好好思惟,則這少少時間裡的課誦,就是質純量精的課誦。

若是不能思惟、不想思惟、完全沒有空思惟的人,那麼就唸多一點,以量取代質。否則,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,唸得多,不如唸得少而思惟內涵。

實修也是如此。即使你只有一點點時間可以用,以《道次第》的實修為例,雖然你一個月只能實修一個單元,要到下個月,你才能換下一個單元,但是,持續這樣做下去,三年後,整部《道次道》的架構都在你心裡,你的心也會透過這樣的方式有個樣子出來。否則,沒有思惟,雖然唸很多經、累積很多福德,但內心卻一點改變也沒有。

這很重要。特別是,我們這麼多年來參加了好多法會,承諾了很多功課。雖然課誦本身與思惟這兩件事並不相違,可以邊唸邊思惟,但由於我身體很差,口條又不很順,稍作一些思惟,功課就做不完了。於是,我曾特別針對這件事情去請教日宗仁波切。仁波切說:「如果兩者無法兼顧,思惟就無法作完功課,要作完功課就無法思惟,這樣的話,那就選擇『思惟』,放掉另一邊。就算是承諾了的功課,若非要二選一不可,要選擇思惟。思惟是更重要的。」

問:可是那是已經承諾的功課,扔掉不會下地獄嗎?

答:這是因為「沒有能力」做而沒做。是由於「思惟」與「唸完」兩者不能兼顧而選擇了前者,這屬於在「做不到」的情況下而沒做。若是做得到,當然不能不做。對於「做不到」一詞,請大家注意,不小心的話可能會弄錯。我是因為身體的緣故而不能,假如我們是以「我工作很多」、「我要去某地」而沒做功課,我可沒說它沒有過失喔!

思惟,不一定要馬上就觸動到內心、馬上有覺受產生。即使什麼覺受都沒有,只是跟著唸而已,也會對我們有幫助。有回我跟一位法友討論到「只要去思惟,一定有幫助」這件事情,法友說:「這是真的。」接著他說,有一天早上,他依著苦諦的四個行相「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」去思惟,雖然透過理由一一思惟了,但是內心裡面絲毫動搖都沒有。三、四個小時之後,在下午,他只是一般地坐著,也沒有在想什麼,但很自然地從內心生起「輪迴的本質真的是苦啊!」這種感受,由此而產生一種悲傷、很想出離輪迴的心。

為什麼無端地會生起這種心情呢?他自己也覺得奇怪,探究原因後才知,原來是剛才思惟的力量,在三、四個小時之後才展現出來。所以說,「種下習氣」是非常重要的。

無論你思惟的是善還是惡,雖然有力道大小之別,但你的每一個思惟,都在內心留下了印記。這些印記什麼時候會浮出來?也許幾天、幾月,有些也許是在你的下一生。凡是思惟,一定會產生結果。好的思惟帶來好的結果,壞的思惟會帶來壞的結果,這一點,是百分之百肯定的。所以,不要有「思惟,但沒有幫助」這種想法。只要去思惟,一定會有幫助。

有一天中午,佛陀化緣才剛回來,一位小乞丐就來跟佛說:「請把缽裡的飯給我。」佛陀對他說:「你先跟我說『這個我不要!』然後我才把飯給你。」小乞丐就跟佛說:「你的飯我不要!」然後佛陀就把飯給他了。

別人看到這個情況,問佛:「為什麼你要這麼做呢?」佛說:「這位小乞丐,他一直以來都在跟別人要東西,完全沒有『捨』的習慣。我剛才這麼做,是要在他的心上種下種子。」

「擾他自在天」是一種外在的天魔。當某人業力成熟時,他會來障礙此人學法。有一天,他來障礙某人學法,文殊菩薩知道後,就加持讓天魔動彈不得。天魔知道自己動不了是因為文殊菩薩的緣故,所以就求文殊菩薩:「請放了我。」文殊菩薩說:「你發菩提心!現在就想:『為了一切有情的義利,我要成就佛果。』只要你這樣想,我就放了你。」

文殊菩薩有神通,天魔知道如果他心裡不想的話,文殊菩薩會知道。為了能被放走,天魔只好努力勉強地想著:「為了一切有情的義利,我要成就佛果。」文殊菩薩這才放了他。文殊菩薩這麼做,也是為了在魔的心續種下習氣。所以,就算是被逼著思惟,也還是種下了習氣。總之,凡是思惟,都會一一種下習氣。

…出自:《2009華人請法團析釋》第五講

1.第九條「持邪倒見毀因果」以及第十八條「輕言捨棄菩提心」。

悲桑格西法語

智慧小語

現在被我們視為快樂的,其實都摻雜了不快樂的元素。同樣的事情做愈久、愈長,竟然愈不快樂,表示這種快樂不是真的....(閱讀更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