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apper

2013問答集

  • 五部大論,是在學些什麼?

    問:如果把五部大論都學完,算不算已經學完所有該知道的?

    答:當然不是。學完五部大論,只能說你已具備自學的基礎。

    問:藏系各派要學的內容並不完全一樣,在未進入學習體系之前,我是否應該先明白各宗派要學些什麼,之後再選擇學哪一派?

    答:藏系各派要學的其實一樣,都是「中觀」與「現觀」,只是學習的時間長度不太相同。寧瑪等其他教派大概各花五到六個月學這兩科,但格魯派則是花六年學現觀,三年學中觀。

    對一個理路型的人來說,在具備道次第基礎的前提下,若希望能學得更深、建立自己以理路觀擇的能力,還應該要讀《釋量論》,特別是前兩品。

    如果以人體來比喻佛法,學「現觀」就像建立整個身體的架構。格魯派之所以要花六年的時間學習這個科目,是因為在「現觀」中有非常多的名相,在解釋這些名相時,格魯派會把相關的論典都補充進來一起學,比如《俱舍論》。如果你是用這種方法學「現觀」,就能對整個佛法建立很完整的認識。否則,如果只是單學《現觀莊嚴論》偈誦的解釋,應該不需要花六年的時間。

    五大論中《戒學》,在家人只要概略地學一些,不必也不能像寺院的僧人那樣學習這個科目。此外,如果你希望在煩惱、業、界的論述與名相學得更廣大仔細些,就必須學《俱舍論》。相同的範圍,若以上部宗義的觀點來論述的是《阿毗達摩集論》,如果你希望廣學,其實應該也要學這部論,不過這部論現在寺院裡沒人學,也不太有人教。

    簡言之,「現觀」、「中觀」與《釋量論》這三科一定要學、不學不行;在這之上,若有能力,可以再學一點《俱舍論》,不過其中很多關鍵內容,若你是用格魯系統學習,在學「現觀」時應該都已學到了。

    若是依照三大寺的方式學習這三大科,《釋量論》是在每年冬天進行,「現觀」要花六年,「中觀」花三年。如此,花上十年的時間,你大概可以成為一個有能力自學佛法的人。也就是說,在具備上述基礎之後,即使沒有人特別教你,你也具備自己閱讀經的能力,可以處在自己就能幫助自己進步的狀態裡。有上述基礎後,若你沒有特別學《俱舍論》,可以用聖座即將出版的那一套書,學習佛法的科學與見地。

    而後就是要把學到的經論與「道次第」結合起來。這個步驟,其實在你一邊學習時就該一邊進行。此時,若能再花一年左右的時間學習「密續」課程,是很好的事。

    …開示日期:2013.12.29

    • 學佛,白學了嗎?

      問:有人跟我說「你學了佛還這樣,真丟人,佛法白學了!」我聽了心裡很難過,卻又無力反駁。

      答:從某個角度來說,他說的是實話。以我為例,我是個出家人,而且出家很多年、經書也讀了不少、值遇極好的老師、冠上了格西的頭銜,卻還是有煩惱,真丟人!卻仍沒生起菩提心,真丟人!卻還會想著一己之利,真丟人!沒錯,從某個角度來想,上述這些責難都是實話。

     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只因為我還有這些過錯,就說學佛是全無意義的浪費,這是完全不正確、不公平的評論。

      如果學佛只是為了今生,是否一定要學佛?你可以自己考慮看看,我覺得不一定要;但如果學佛不是只為了今生,那麼,即使你這輩子只能學到百分之一、百分之二,都要繼續學下去。因為,若前後世真的存在,解脫與成佛真的可以獲得,那就沒有別的路,無論今生能學到多少、進步多少,都要繼續學下去。

      從某個方面來說,學了佛還起貪心的確不應該,我們應該拿這個話來鞭策自己;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,若有人說你學佛還這麼愛生氣,學佛一點意義都沒有,這種話完全不公平。

      如果一學佛應該要馬上成佛,那「學佛還起煩惱,學佛白學了」這話或許有道理;但從學佛到成佛之間,本來就要經歷很長的過程。我們有很多需要改進的缺點,雖然還沒有全都改過來,但改一個是一個;也有很多需要獲得的功德,雖然還沒有全部獲得,但獲得一個就是一個!

      雖然在某方面的煩惱依舊很重,但在其他方面的煩惱有稍微減弱,這就是你學佛的收穫。

      小時候,這種話也經常讓我很困擾。犯了一點錯,人家馬上說:「經典讀那麼多,還犯這種錯!書都白讀了!」這話像一記重拳,剛聽到時不知如何反應,但靜下來仔細想想,雖然我有一大堆沒改掉的缺點,但學習經論本身確實為我帶來很多好處,而且這些好處都還只是小小的種子,未來,當這些種子開花結果時,還會帶來更大的好處。

      「學佛白學了!」用這句話來責怪自己不成器、要再繼續努力,這樣很好;但若用這句話全盤否定學佛的價值,我完全不同意。

      拿世間的例子來說,有錢人也會生病,此時若有人對生病的富人說:「你有錢還不是會生病,你賺的錢都沒有用!」這句話很刺耳,但不符合事實。事實是,雖然有錢無法避免生病,但金錢絕非全無用處。

      抓住一個缺點,就全盤否定整件事的價值,這種言論與思考方式在社會上很容易聽到。但這些話並不符合事實,只要再靜下心想過,自己就會清楚了。

      …開示日期:2013.5.29

      • 聽說《攝類學》等基礎科目裡,有些內容不必學,是真的嗎?

        問:聽說《攝類》《心類》《因類》的有些內容不必學,我是否應該先知道哪些不用學?

        答:所謂「有些不用學」,我覺得應該是某些沒時間學習的人不得已的作法。如果你的情況不是如此,那就都學,隨著學習、了解該科目的內容後,你自己就會知道哪些內容要花多一點時間,哪些可以少一點。對那些很重要的內容就要花多一點時間,比較不重要的內容,可以少花一點時間,只要略學、知道名相就行。再者,有些內容只是你一開始覺得好像不重要,後來可能你會覺得它很重要。

        …開示日期:2013.12.29

        • 結束了一段感情,我該如何重新開始?

          問:我剛跟伴侶分手,請給我一些學處。

          答:該說的都說過了。要做的是實修,無論能不能馬上做到,都要努力往實修的方向邁步。希望走到人生終點時,你能成為一個整天都在實修的人。以此做為目標,慢慢增加每日實修的時間,試看看能不能做得到。

          設立的目標不同,你的作法也會跟著不同。

          我們有很多壞習慣,找伴是壞習慣、喜歡獨居也是壞習慣。同樣都是壞習慣,一個人獨居不是更方便自由?與人作伴,就一定要觀顧這個伴侶,由於他會有自己的需要與欲望,你也就必須配合他做一些其他的事。這樣說來,這兩個習慣裡,獨居的習慣是更方便的。不過,若你喜歡獨處的原因,不是在判斷利弊得失後做出決定,也不是為了利益他人,只是因為厭煩與人相處而選擇獨處,那你的獨處就是一種壞的習慣。有些人就是這樣,養成了喜歡獨居的壞習慣,於是不想見人、不想跟人說話,明知自己可以幫到別人卻不想做,這是不對的。

          問:分手是我提的。我覺得自己捨棄弱者,這讓我很難受。

          答:若不考慮佛法,你現在遇到的事情的確麻煩;但若把最根本的目標放到法的方向來,而後再做決定,就會有不同的思考。為了更究竟的利益與目標,所以承受眼前的辛苦、捨棄眼前的安樂,包括因為獨居而辛苦、或為了成全眾人利益而決心犧牲自己的辛苦,這些事情對你而言都成為有不同意義的事。

          試著把人生最主要的道路導向佛法,讓三寶真正成為你皈依的對象。

          有時我會想,如果有一個人對我非常好,那真是一件危險的事!因為在這樣的狀況下,我的心會慢慢覺得無論遇到什麼困難,只要有他在就沒問題,一旦我的心理狀態變成這樣,他就成了我皈依的對象。但事實上,我應該皈依的對象是佛法僧三寶,我應該要盡力朝這個方向訓練我的心、養成習慣才對,無論遇到任何困難,心裡都要覺得有三寶可以依靠。當有人對我很好時,如果我有努力依靠正知正念自我提醒,也許還好一點;但如果沒注意,一不小心,我的皈依對象將不會是三寶了,我的心裡會想著:「遇到困難,至少有他在。」

          上述這段話,也是我的經驗談。我的家人平常有資助我,而我自認為對金錢沒有特別貪著。有一天跟人聊天時,聊到如果突然有一天,家人對我的金援中斷的話會怎樣,我的心裡馬上覺得「那不就慘了嗎?」那時我才知道,原來在不知不覺中,我皈依了金錢。依此類推可以知道,如果身邊有愈多順緣、世間圓滿愈多,愈有皈依它們的危險。

          再者,有時我們也會以悲心為理由自我欺騙,表面上你是在同情與幫助對方,但事實是你把希望寄託在對方身上。也就是說,真相是,你的心底其實有求於對方,但在表面上,你以為自己是在解救與幫助對方。很多時候,是我們的心搞錯了。

          從某個角度來看,世間圓滿是好事;但從另一個角度思考,世間缺憾反而是好事。你的心裡無時無刻一直掛念著的,在你真正有需要時,他其實不會在場。相較之下,人生很短,缺了他就算再難受,也只是短時間的難受而已。當然,如果只看這一輩子,這些放不下的人事物裡,有相對上的重要與不重要;但如果把時間拉長,考慮到前後世,那麼這些人事物,不過在自己這一生還活著的短暫時光裡勉強派上一點用場,他們號稱是你的父母親友啊什麼的,但是在你最困難、最孤單、最需要幫助的時刻裡,你就是只能一個人面對,他們完全派不上用場。

          平常可能還好,再沒有伴,至少你還身處在人的社會中;但遇到死亡的時刻,周圍的人真的一點用也沒有。

          分離是遲早的事,與親友分離、與財物分離、甚至與自己的身體分離,其實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只是我們的心接不接受而已;無論是否接受,這件事都一定會發生。不是今天就是明天,反正一定會發生。重要的是,在尚未與身體分離之前,我們需要花點力氣維生,在維生的同時,也隨份隨力去幫助他人、種下能夠利益來生的法的習氣、累積福德資糧。如果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增加活著的附加價值,那麼無論你多麼努力活,最後都會死,都是白努力一場。

          剛才是以身體為例,同樣的道理也可以運用在親友、財富等方面。最後終究要分離,但在活著的時候,盡量朝向利益對方、讓更多有情獲益的方向去做看看。如果可以發揮正面的效果,這樣的相聚就有意義,這又是另一個話題;否則最後不都是要分開的嗎?

          反正都是要分開,比起不得不分開,可以好好分開不是很好嗎?

          人生,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,特別是夫妻之間。例如,本來講好一個留在國內等待,另一位先出國奮鬥,但過了一、兩年,其中一個人變心,另一個人的心會非常痛苦,結果大吵一架、反目成仇而分手。總之,分手的方式有很多種,什麼都可能發生。

          世間的事情,到底發生什麼才算是好事,真的很難講,因為什麼都可能發生,而我們對於事情的發展一點把握也沒有。以死期來說,如果明天就是我們的死期,我們會覺得「明天不死比較好、活久一點比較好,因為我可以再多學一點佛法」,我們也會因此而心生懊悔。懊悔或許有道理,但誰知道呢?也許多活兩個月,而你在這兩個月裡造下非常可怕的惡業,這並非不可能的事。比起多活多造惡業,早點死豈不是更好嗎?

          由於什麼都可能發生,從世間角度來說,到發生什麼事才是好事,真的沒辦法下定論。我們只能根據個人可以稍微掌握到的範圍,製造出一個「這樣比較好」的感覺,然而事實上究竟什麼是好事,我們根本不知道。可以確定的是「修學佛法是好事,造惡業是壞事」,但是,生病好還是痊癒好?活著好還是死了好?有伴好還是單身好?你完全無從判斷。

          無論遇到善緣或惡緣,雖然很難從事相上去談它到底是好事或壞事,但只要能運用到法的方面,讓它變成學法的因緣,就是賺到!

          有時我想,我們要練習跟「成龍」一樣。所有的武打名星都有各自擅長的打法,有的是用槍、有的是拳擊,如果你是一個只會用刀子打架的人,有刀在就有希望,萬一沒刀子那就完蛋了。而電影裡,成龍的武打特色是善用周圍的東西,包括桌子、盤子、杯子等,拿到什麼就用什麼。我們也要學著像這樣,不必非要什麼不可,無論遇到什麼緣,就用那個緣朝向佛法與實修去運用。如果可以養成這樣的習慣,萬事萬物都在勸你學法,你就成了一個無論何時、無論遇到任何事,都可以修行的人。這樣不是很好嗎?

          …開示日期:2013.11.1

          • 什麼是壞習慣?

            問:怎麼樣叫做被寵壞?

            答:養成了壞習慣,就叫做被寵壞;朝向善的方向不算壞習慣,例如養成利他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問:如何判斷某個習慣是壞習慣?

            答:由煩惱而產生的習慣,或是摻雜煩惱的習慣,就是壞習慣;若再講得仔細些,對自己與他人都沒有好處、卻又養成了習慣,就是被寵壞。還沒有養成習慣還好,因為你可以馬上停止;一旦養成了習慣,很難馬上斷掉。

            習於某件事情或某種關係,最初的動機可能是為了獲益,於是你開始做,一次、兩次、漸漸變成習慣。一旦變成習慣,即便這行為已經無法帶來任何利益,你還是會繼續做。科學家從腦的角度解釋這種行為慣性,佛教則是從心識的角度解釋。

            一旦養成壞習慣,雖然明知繼續做下去沒有任何好處,但你會繼續做,而且處在一種必須得做的狀態裡。例如,喝酒最開始的原因是因為覺得酒很香,喝著喝著變成習慣、大腦因此產生變化,此時,即便你已不覺得酒好喝,但還是得喝,不喝就受不了。

            問:這是一種「感興趣」或「上癮」的狀態嗎?

            答:你用的藏文單字དབྱིངས།,帶有喜悅的意思;但我說的這種狀況,是即便已經沒有愉快的感受了,仍然得做。一開始是因為覺得有益處才做,然而,一旦變成習慣,明知這樣做沒有益處甚至有害,卻仍然得做。無論抽煙、喝酒或是工作狂都是如此,沈迷賺錢也是,明明知道錢沒有用、或是錢已經非常夠用了,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不需要再賺錢,但不賺錢就是受不了。

            一旦被寵壞,就失去了自由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防止養成壞習慣、或說防止自己被寵壞的原因。從科學的角度來說,當被寵壞的大腦部份的能力愈來愈強,專司判斷的腦的能力就會變弱。當判斷取捨的能力衰退,你就失去了自由,即便知道去根本沒好處所以不該去,但還是會去;即便知道留下來很好,但還是無法留下來。

            被寵壞與判斷能力這兩者水火不容,一旦養成壞習慣,判斷能力就會衰退。佛教認為所有的煩惱都可能被養成壞習慣。

            問:有心學法的人,應該要把「不被寵壞」看得很重要嗎?

            答:應該是的,但我剛才並沒有從學法的角度談,只從自由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。簡單講,一旦養成壞習慣,就會失去智慧;一旦失去智慧,最重要的事情就辦不成了。

            就像壞習慣可以養成,好習慣也可以。設法養成習慣,最後大腦細胞也會受影響,這件事情是確定的。雖然如此,但目前科學界似乎完全沒有討論這個話題。西方社會似乎對於好習慣的養成並不重視。

            問:怎麼會呢?學校教育有教導我們要愛護同伴,這些也都是好習慣的養成。

            答:這些都只是教誡而已,不算是養成習慣。我講的是串習、讓這些教誡真正與這個人的狀態結合為一體。當然,講久了聽久了,也會有一點養成習慣的效果,但我的意思是,透過修心,讓這教誡變成一個人的習慣。西方社會裡應該沒有這樣的風氣與作法吧?

            「觀察修」這種修行方法已經快要衰頹了,即便在藏人社會裡也是如此,對於這種情況,我也不太知道該如何描述。在兩種修行方法中,「止住修」相對而言更廣為人知,特別在國外,先不論品質如何,大多數的上師都有教人如何止修,很多外國人也都喜歡止修,但卻不太談觀修。其實不只西方社會,連藏人社會也很少講,包括如何觀察修、觀察修的益處等。而且,做的人有多少就先不講了,連做觀察修的方法也講得不清楚,更何況是外國人呢?而我們現在講的「串習」,正與觀察修有關。

            西方科學知道什麼是壞習慣,而且也運用很多方法設法修正。然而,若知道如何透過觀察修去改變壞習慣,應該會有幫助。然而,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也許改變真的是件困難的事,因為它需要持之以恆才能產生效果。

            以死無定期為例子說明,可能就容易理解了。一直覺得自己不會死,這種想法是壞習慣,要對治這種壞習慣,必須要修「不知何時會死」的心。如果只是口頭上講講「何時死不知道」,這種想法不會真正入心。

            如果你把沒有入心的想法養成習慣,你所養成的不過就是一種影響不了你的心的習慣,而不是一種會影響你心的習慣。口頭上講講的皮毛,不斷串習,培養出來的也不過就是皮毛的習慣,根本不會真正影響你的心。所以,要設法讓你的心受影響,讓心被入了心的想法刺到,被刺一次不夠,要繼續刺兩次、三次、持續下去,這才是真正的修。

            所謂的修,就是「一再、不斷反覆」。在修死無定期時,你不斷派出理由、例子和比喻,以及佛與上師說過的話,口徑一致指向同一個結論,或是背一些很銳利、很刺心的偈誦,不斷引導內心做出死無定期的結論。

            經論的文詞本身就有力量,你把這個力量集中到死無定期上;先讓理由在你心裡產生力量,而後把力量堆積到死無定期上;讓例子和比喻在你心上產生力量,也把力量推積到死無定期上。在這個過程中,你在進行的每一個累積如果都帶著力量,培養的習慣就會是有力量的習慣,而且會變成你新的習慣。一旦它養成了習慣,本來的那種覺得自己不會死的壞習慣就會消失。

            雖然西方社會有勸導酗酒、有煙癮、工作狂的人不要這樣做,但這些都只是聞慧而已。雖然聞慧有時也能夠產生一點效果,但若要運用觀察修,最起碼需要思慧,而思慧的產生,則需要一再用理由去觀擇。這部份西方科學應該並沒有講到。

            要做觀察修,腦筋必須很伶俐、有精神才行,否則進行到一半,看似在做觀察修,但實際上已落入略修了。

            …開示日期:2013.11.1

            • 平常學習經論時,如何順便累積實修的能力?

              問:平常學習經論時,如何順便累積實修的能力?

              答:有些人說「觀想甘露加持淨化」有助於實修,持六字大明咒或密集瑪時,觀想甘露流注身心、消除罪障。這樣做不但可以淨除罪障,也有助於在最初時培養實修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一般來說,以下這種學習方法對實修很有幫助。用回想的方式,想想在某個科判裡最主要講的主題與意義是什麼、其中最主要的重點是什麼、疑惑與爭議是什麼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在《俱舍論》與《戒學》有四料簡的整理。有種說法是,細數這些四料簡的內容,有助於實修。這些整理項目非常多,有兩、三百個,有些是用意義去整理的,但有些只是文字上的整理,例如在第一品中成雙的項目有幾項、第三品中成雙的有幾項。有些內容乍看之下沒什麼意思,純粹只是可以背誦的條目而已。雖然乍看之下沒什麼意義,但要細數,你的心就必須投注其上,一一去想那些內容有哪些,而這種訓練有助於實修。

              …開示日期:2013.11.1

            悲桑格西法語

            智慧小語

            現在被我們視為快樂的,其實都摻雜了不快樂的元素。同樣的事情做愈久、愈長,竟然愈不快樂,表示這種快樂不是真的....(閱讀更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