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apper

目錄

外道認為我是常法,但佛教認為不是。

外道說,如果我是無常,那麼,昨日的我就不是今日的我,今日的我也不是昨日的我,說得更仔細些,前一刻的我已不是現在的我,現在的我也不是下一刻的我。每個剎那的我都是不同的,都是異而不是一。

既然昨日的我不是今日的我,昨天我做的事,今天我應該不記得才對,昨天我造的業,也不該由今天的我去領受。

這是一段在《釋量論》第二品裡,自宗在闡釋「如果我是常法,則輪迴與解脫的安立就會變得不合理」時,外道提出的一段辯論。在回答這個問題前,我們也想想吧。昨天的某人,不是今天的某人嗎?

我們不都理所當然地這麼認為嗎?我們會對著今天的某人說:「昨天我見到你了。」、「昨天你這樣說。」、「昨天你做了某事。」這證明我們心裡把昨天的某人與今天的某人視為同一個人。

你看到某處有個東西,站起來去拿。但是,當你真正伸手拿它時,你拿的已經不是你剛才看到的,而是另一個東西了。

凡是前後依次生起的事物都是如此。例如河流,今天你經過一條河,然後你說:「我昨天在這裡游泳」、「我昨天喝了這裡的水」。雖然在口頭的用詞上我們會這樣說,但事實上,昨天的水早已流走了,今天你指著的水,是在昨天那個時間點後才流過來的水,所以它不是昨天的水。一切有為法都是如此。

那麼,為什麼我們會指著今天的河,說自己以前在這條河做了什麼事呢?因為河流的相續沒有中斷地繼續流著,所以我們才會這樣說話,例如「我昨天有喝這裡的水」等等。


Prev 1/2 Next »

悲桑格西法語

智慧小語

現在被我們視為快樂的,其實都摻雜了不快樂的元素。同樣的事情做愈久、愈長,竟然愈不快樂,表示這種快樂不是真的....(閱讀更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