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apper

我心續中的慈悲心,是我快樂的根本。希望一切有情離苦的大悲心,即便它只是造作的,都是快樂的根本、成佛的根本。當它進步、圓滿了一切地道的功德,就能依此獲得佛果位。

如果我成佛了,我就不會死、再也沒有畏懼、離一切過失,這些自利的圓滿當然不在話下。成佛後,我每天都能讓數十萬有情得解脫,每天都可以安置數十萬有情於菩薩地或佛地。這些事情我不是只做一天或一次,我不會死,我會長久住於世間,所以這事情會一直持續下去,不只如此,那些被我安置於佛地的人,他們同樣也每天都讓數十萬計的有情解脫、成佛。多麼偉大的成就,不是嗎?

這麼多有情的安樂,都要靠我成辦地道的功德、靠我成佛而獲得。而這一切,都與我心續中「願一切有情都能離苦得樂」的這顆心有關。事實就是如此。

既然利弊得失如此明顯,想清楚之後,不管眼前這一位有情看起來再不起眼、再怎麼傷害我、再怎麼記我的仇,即便是一個從我出生那天開始,就不斷傷害我直到我死的人,我都不能拋棄他。因為,只要我動了捨棄他的念頭,只要我想著「從此再也不管你」,在我打從心底拋棄他的同時,被拋棄的不只他,還有我的大悲心。因為我把某一個有情從「一切有情」中剔除,此時,我的所緣已不再是一切有情了。

在拋棄他的同時,我也拋棄了自己的大悲心。在此同時,菩提心、一切大乘地道成就、自心相續上能獲得佛果的大乘功德,都一起被我拋棄了。本來,依靠著它們,我可以幫助好多有情,但現在,一切有情的安樂都被我拋棄掉了。於是,自己的、以及數十萬計有情眼前與究竟的安樂,在我決定捨棄那位有情時,也一起被我丟掉了。

如果真的能想到這些,那麼,因為自己與一切有情安樂的成辦,都與他有關,無論他是好是壞,無論他對我做了什麼,現在,就只有閉上眼緊抱不放,再沒有別的方法了。無論你覺得他是好還是壞,只能閉上眼緊緊抱著他,絕不放手。

一旦放手,你等於把一切,包括成佛的果位,全都一併放手了。

同樣的,利益他人也是如此。當然,如果我們利他的心摻雜了貪欲,這種利他心很難成為成佛之因。但是,若不夾雜貪欲,以非常清淨的慈愛心去利益他人時,雖然我們直接利益的對象是對方,但是,在此同時,我們心續的慈悲心、大悲心也被利益到了。

在大悲心受益的同時,所有地道功德的成辦也會更加快速,離佛果位也更加靠近,離成佛後說法之日也更靠近,離安置數十萬計有情於解脫、成佛的果位更加靠近。這些有情離成佛愈近,離他們成佛講法之日愈近,那麼,他們能利益的有情,就能愈快獲益。所以,就看你怎麼想了。

總之,即使只是面對一個人,但若你的思惟方向、作法對了,那麼,這個人便是給予你佛果位之人。懂得思惟,則所有的人、所有有情都可以給你佛果位;反之,若思惟錯了,即便對象是佛陀,也會使你墮入地獄。雖然佛沒有要你墮惡趣,但是,毀謗佛陀就會墮入惡趣;值遇上師善知識卻毀謗上師,只要你做了,就會墮惡趣。

所以,主要是看自己的作法。作法對了,即便對方是敵人、是再壞的人,一旦你懂得運用思惟的方法,對方反而會給你佛果位,你會因為正確的思惟與作法而得到佛果位;反之,若自己不懂得正確的作法,即使面對的是佛陀、正法、聖僧,自己也會走向惡趣。因此,成佛或墮惡趣,完全依賴於你的運用方法。

若不懂得運用,藥亦成毒;懂得運用,毒可以製成藥。所以,「懂得如何運用」就是所謂的實修。

…摘自:《2009華人請法團析釋》第四講

此類別中更多的: « 勇敢又溫柔的修心教授

悲桑格西法語

智慧小語

現在被我們視為快樂的,其實都摻雜了不快樂的元素。同樣的事情做愈久、愈長,竟然愈不快樂,表示這種快樂不是真的....(閱讀更多)